亚洲城ca88客户端,亚洲城ca88客户端下载,亚洲城ca88手机客户端下载

亚洲城ca88 » 亚洲城ca88手机客户端下载 » 【乡土小说范文】还债

【乡土小说范文】还债

2013-08-31 21:19 作者: 4211人读过 | 1条评论  相关搜索

【乡土小说范文】

仲祥老伯死了。

他死在陡壁岩那条陡峭、逼窄,而且荒废已久的小路下的乱石硞中。等他儿子--泽磊随报信的守山人赶到时,仲祥伯早己断气,连溅满树干、石头、草丛,又淌在地上的鲜血都己经凝固了。

儿子泽磊拢身就摸他爹那被撕得稀烂的裤包,里面那一千块钱没见了。他盯了他血肉模糊的爹一眼,又抬起头看着岩上――

几丈高的悬岩上,正是这条小路的急弯。拐弯路边的一丛芭茅像是被碾压过,茎杆枝叶一顺悬倾在岩边。有两根芭茅还被连根拔起吊在半空晃荡。

“该死!不准去你偏要去,该你送狗命!”儿子骂骂咧咧地嘟哝着,双手抓住他爹僵硬、弯缩的双脚就往顺山直下的小路上拖。

“莫拖,我来帮你抬嘛。”守山人说着搂起仲祥伯的双肩,又说,“尽是刺丛和石头,你不怕把你爹的尸身挂烂、磕坏了哇。”

泽磊仿佛此刻才想起旁边还有个外人,但他没吭声。

“离街几十里,还去尖山坪做啥哟?”守山人抬着尸体在刺丛、乱石间艰难地倒退着往前挪,累得气喘吁吁的。他像是在抱怨死人又像在问泽磊。

泽磊仍没吭声,黑脸嘟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还偶尔回头望望那两根晃荡的芭茅杆。

终于抬上小路了。守山人揩把汗水,盯着泽磊问:“白岩石那垯明明有条公路,他为啥不走?你说他是上山还是下山摔死的呀?”

“下山。”泽磊似乎不想多说,一把捞起尸身扛上肩就往山下蹓。僵蜷一团的仲祥叔在他儿子肩膀上左倾右倒。守山人只好又从后面撑住尸体,顺着小路跟着往下滑。

好不容易才下了山,泽磊曲腿斜肩一仰,就把他爹搁在公路边。脱下体恤衫他边擦揩着浑身的汗水,边斜眼朝公路两头看了看。

僵泠扭曲的尸身仰靠在公路堡坎壁上。那血痂填满深深沟壑的老脸上,一双死鱼样眼睛睁得滚园,无牙的瘪嘴也豁得好大。像是盯着人有话想说。

热天赶场趁凉晚归的人越聚越多了。

泽磊突然一屁股坐在公路上拍膝捶地的大哭起来:“我的个爹吔,你死得冤枉哟!你好心好意去还帐,还遭人搡下岩摔死了哦。”

啥子?他是遭人害死的呀?――围观的乡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这才知道死人是州河镇上有名的余仲祥。

“吔,泽磊老弟,我是认得你爹,才跑上街给你报的信哦。你可莫赖我哟!”守山人又急又怕,脸红筋胀地边声明边抱怨,“妈哟,不要良心,还污赖好人。”

泽磊回头瞟了守山人一眼,拍脚打掌嚎得更凶:“爹老子呀,你去给王忠教那狗日的了帐,他还把你整死哦。亲爹吔,我要找他龟儿子扯筋赔人命啰!”

人们盯盯泽磊又看看死人,还这呀那的挖根刨底问守山人。

守山人梗起脖子说:我又没球看到,哪个晓得。

哦嗬,这下王忠教摊上命案啰!――闲杂人指指戮戮的议论、猜测,吵得像围着尸身的绿头苍蝇在飞。

这半年,州河镇的怪事硬是多。先是几个古墓被人掏了洞,接着又是几十条黄牯牛失了踪。这下,镇上臭名远场的余仲祥遭王忠教搡下陡岩摔死了的消息,又刹那间传遍四乡八里。

余泽磊本来是想把他爹的尸体拉到王忠教家去的。可悄悄一打听王忠教家没人,他才把尸体拉回家。他说他先给他爹做道场,让他苦命的老爹入了土,他才去找王忠教那狗日的赔命。

是的,仲祥伯的命运的确苦得叫人同情,但他又是个令人憎恶的人物。

听我爸说,党叫大鸣大放那年,能写会说的仲祥,才几晚上就给自已说顶“坏份子”帽子笼起了。从此几十年,大队、公社批斗会上挨斗挨打的总有他。

后来的年月,他儿女一大窝,老婆又是个老病秧子,队上又是凭挣工分分粮;他是坏份子,又连偶尔悄悄当回“背二哥”挣点盐钱的份都没得。他家的生活自然就更加困难了。熬不多久,他只得隔上一两个月,就猫一样趁着黑夜偷偷跑出去,但还得在天亮前赶回来出工。

渐渐地,拿着欠条来找他要帐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人还带着缺脚断手的儿子,说是来领儿媳妇回去的。等人们进屋一看他那个堂穿壁漏的家,或者看到他大女儿桃花才十二三岁,都才晓得上了当。起初,那些人坐在他家说要收到货或者让领走桃花,要不就退还他们的钱或者布票、粮票才走。后来,要帐的跑过几趟空路后,只要跨上他家檐坝就开始又吵又骂了。

就这样,这事在生产队里传开了,社员们议论汹汹,骂声四起。

那晚,当队长的爸在我家又是骂又是劝,叫他再莫做骗人又丢人的背时亊了。耷头塌腰蹲在屋角的仲祥涕泪纵横,他说:他一双手供不住九张嘴,他是实在没办法。他还说他没骗他们,都给写了欠条,他还记了帐的。等娃娃长大,都能挣工分当上收钱户了,他一定要还钱。爸递给他一碗苞谷稀饭,摇摇头再没吭声。爸还暗地叮嘱社员们,这事千万莫外传。

可不久,邻乡的王忠教两口子带着几个年轻人找来了。进门就揪住余仲祥找他要钱。那女人也站在檐坝叉起手又跳又骂。几个年轻人也在屋里见家俬就砸。队里的社员们看不过,双方争吵起来。爸想拉开王忠教,谁知那女人跑拢去抱住爸的腿就是一囗,一股鲜血顿时浸透了爸的裤子又顺脚杆往下流。我气极了,一把薅住那婆娘的头发就往后猛扯。

这一架打起来,消息也终于传开了。余仲祥也在州河镇,甚至他乡外县都遭到了更多人的唾骂。他真正成了臭名昭著的坏份子。

造反派接连几场批斗会斗、打了余仲祥之后,又把我爸叫上台批判。我爸那个队长官儿,也在社员们“日他妈,分明是羡慕老子们苞谷馍馍胀得饱嘛”的骂声中随之下台了。

当晚,余仲祥悄悄跑进我屋,跪在我爸面前连磕几个响头,哽声说,老队长,你这帐我一辈子都莫法还了。我也害了社员们啰!说着就像小娃娃样哭起来。我爸拉起仲祥又递给他杆叶子烟。

又过不久,公安局下来逮捕了余仲祥,以他近八年间先后用卖猪、卖棺木和订儿女亲等方式骗取一百零七家钱财的罪名判了他八年徒刑。

宣判那天,余仲祥对抱住他不肯松手的妻儿们说:莫哭,我愿意劳改,去伏法抵债。只是你们更遭孽了……话还没说完,他便在病妻弱女们的哀哀哭声中,一歩三回头的被押上了囚车。

等他从大路煤矿劳改回家时,国家正在给几十年积攒下来的“阶级敌人”们揭“帽子”了。

揭“帽”会那天,他才晓得他当了几十年的坏份子,挨了百多场毒打批斗,竟然是只凭大队书记一句话,乡上连份档案都没有。当他接过《选民证》那一刻,一向被“帽子”圧得木讷、沉默了的他,突然瞪眼朝天一声大吼:“天啦!冤枉啊……”,接着便是望着众人一阵大笑又埋头捶胸一阵大哭。

后来,改革的浪潮似乎也把五十多岁的仲祥伯渐渐冲活泛了,他的双脚也迅速勤快起来。但他毕竟老了,只能做些贩鸡贩猪贩筛子箥箕的小生意。

可奇怪的是,常听他当兵回来的儿子――泽磊说,原本拼了命都要顾惜儿女的仲祥伯越老越抠门。不但自已过得节俭,儿女们更休想用他的钱,纵然是借也要非还不可!他还说,他爷儿俩经常打架吵嘴。

这些――颇怪异的行为,又是为什么?仲祥伯这人还真叫人读不懂!

其实,泽磊是明白他爹这一切是为了什么的。更明白他爹是咋个死的。因为仲祥伯死的那天前夜,他父子俩吵过一架。

那夜,他说他明天要去尖山坪还王忠教的钱,还差一百块。让泽磊把借他的钱还给他。

泽磊一听就冒火:三四十年前的事,你又遭了劳改,还还个卵帐哦!

不还,死了也不安心。仲祥伯豁着嘴嗫嚅着。

那么多帐你还得完啰?泽磊恼怒地乜视着他爹说。

这是最后一笔了。仲祥伯瘪嘴轻松一笑,又说,一百零七家,他是最后一家了。仲祥紧接着还说:算物价,借他一百该还一千块。

啥子?你都还完了哇?难怪,你做多年生意攒的钱,连我都用不到一分!儿子摔了烟头“唬”的一下站起来,鼓起双眼恨不得吞了他爹。又喊:你老狗日的还是翻倍还啦?

向来逆来顺受的仲祥伯也惹火了,瞪着泽磊也骂:老子也跟你龟儿子翻倍,借五百只还我一百行了嘛。接着,他压低声音,似乎别有深意,又说,你龟儿莫以为棉花桃子不爆,是时侯没到。

在兵站盗卖汽油,被开除军藉的余泽磊摸出一百块钱打发走了他爹,还在屋里骂:妈哟,一屋人都跟到你遭那些孽,这帐哪个龟儿在还嘛。怕个球!

哦,原来今年已经八十多岁的仲祥老伯,二十年来拼命积攒钱是在偷偷偿还宿债呀!

仲祥老伯下葬那天,送葬的多是些外乡人,甚至还有远住青宁、镇龙、沿山乡的。他们烧在他坟前的那一百零六张欠条飞起的灰烬,飘飘洒洒像雪花又像金帛,在太阳下飘向坟堆。

恰在这时,王忠教也满头大汗地赶到了坟地,披麻戴孝的泽磊,摔掉灵牌一把揪住他就又掀又嚎要找他赔他爹的命。

众人苦劝、拆解。

好不容易才挣脱出来,王忠教气喘吁吁地说:听到消息,今早我从县城赶回家刚开门,就在门坎下捡到个油纸包。说着,他摸出个老油纸包紧紧攥着。又说:我打开一看,原来是……是仲祥老哥……他留给我的……他的声音有些嘶哑还有些哽噎,显然是说不下去了。

我夺过油纸包,里面果然有一千块钱。还有个泛黄卷角的作业本和一张纸条。

纸条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忠教兄弟,三十八年才还你的钱,我无脸见面。求你跟那世的弟妹说声,叫她莫再抓我脸。还求老弟帮忙把这个帐本和那张欠条都烧在我坟前。我也好带上作个凭证。罪人余仲祥癸巳年柒月初五”

仲祥伯的女儿又开始嚎哭,人们也潸然落泪,大家又围住我翻看着那个发黄的老本子――

十几页纸上,工整的字迹详细的记载着一百零七个债主的姓名、住处,所借现金或者粮票、布票的数目,借时的年月日……以及每个姓名前,都先先后后郑重其亊画上了的,又粗又重的大“勾”。

在众人的唏嘘、感叹中,泽磊又一次扭住王忠教吼起来:老子不管啰――反正人是死在你那屋后陡岩的哟――你不赔棺木、安埋钱――老子诉状是写好了的――就扭到你打官司哟!

正当两人拉开又扭在一起,坟前一片混乱一片吵嚷、喧闹时,谁也没注意到一辆警车嘎然而至。

民警当众宣布:余泽磊,涉嫌盗掘古墓,盗窃耕牛……

戴上手铐的泽磊,在人们的惊愕中脸色铁青地嘟嚷了一句:妈哟,真的又是一笔债……

2013.8.16日夜初稿

本文作者的其他文章

《【乡土小说范文】还债》的评论

  • :7冖
    2013-10-01 22:40回复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